新天鹅堡,One plus广告和爱国

图片 1慕尼黑看球记(图为国王广场)

2018年1月20日,下午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小城待了二个小时后,将近黄昏时分,我们的旅游车再一次“无障碍”地穿越国界,把我们载到了这个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小镇:福森.

受阿迪达斯邀请,体育小编加入德国慕尼黑欧冠之旅团队,在这座巴伐利亚州首府城市行游5天。年底忙忙叨叨,转眼已过去半月,以下的文字,是为简单的心得补记。

图片 2
图片 3

在安联,安静的看球

全世界著名的迪士尼城堡的原型,童话世界般的新天鹅堡,就在小镇福森的山坡上.福森位于德国与奥地利的边界,阿尔卑斯山脚下。莱希河流经此处,附近并有佛根湖(Forggensee),这是一个风景宜人的纯朴小镇。据资料显示,富森,英文名Fuessen,也叫菲森,是德国南部的一个小镇,随着近年来中国人赴“天鹅堡”旅游热的兴起,这个美丽的德国小镇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所向往.

图片 4安联场外骑警,主要负责耍帅图片 5安静的看球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看拜仁,是此行主题。4天内,一场德甲(对杜塞尔多夫),一场欧冠(对本菲卡),在安联球场,小编体会着足球带来的跌宕起伏与悲喜转进,3比3最后被扳平的失落与痛苦,5比1酣畅淋漓的享受与释然,都随现场声浪起起伏伏:“Oh!”“Nein!”“JA!!”“Bravo!!!”每个德语叹词背后,你能想象球迷脸上相应的表情。

我们原来的行程是游玩新天鹅堡,但因领队导游的临时提议,并同大家商量之后,变为参观新天鹅堡的时间调换成观光奥地利因斯布鲁克了.其实我觉得真正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年龄的关系,大家对游玩新天鹅堡的兴趣不大,再说是自费项目,得化40欧.

小编曾在斯坦福桥看过切尔西打曼联,在圣西罗/梅阿查看过米兰德比,相形之下,安联的气氛感觉略有点儿“平静”。米兰城赛前的烟火对战炫目震耳,斯坦福桥身边动不动就有人站起,挥舞双臂唱两句“Come
on
chelsea”,而在安联,大家似乎喜欢冷静的欣赏比赛,坐在那里不爱往起站,只在进球等时刻起立欢呼,跟着现场DJ一起鼓噪,其他时候,哪怕出现险情或机会球,球迷也格外沉得住气,屏气凝神却还是屁股不离椅子。要在英超,主队刚断球反击,前排恨不得“轰”一声就站起来了,你不跟着起立就什么也看不见。是德国人的民族性格天生冷静?还是拜仁这两场对手不强,见惯大场面的安联调动不起激情?小编头回来德国看球,先存个疑。

新天鹅堡(德语:SchlossNeuschwanstein)全名称为新天鹅石城堡,是19世纪晚期的建筑.

现场看欧冠,不能不提主题曲《Champions
League》。在英国皇家爱乐乐团演奏下,圣马丁学会合唱团用英、法、德语反复吟唱“他们是冠军”,曲调激昂,现场聆听心潮澎湃。今天闭眼回想起来,脑海中是欧冠大旗被球童振臂抖动的画面,这首基于《牧师扎多克》咏叹调风格、18世纪巴洛克大师亨德尔作曲的经典之作,不禁再次在小编耳边响起:“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串了串了,回来这两周被洗耳了。真正的欧冠神曲现场版,请点击下面的视频感受一下。

这座城堡是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的行宫之一。共有360个房间,新天鹅城堡是德国的象征,由于是迪斯

欧冠、安联和拜仁,这三个词的组合,让小编想起2012年欧冠决赛,拜仁志在必得,却被切尔西踢了场子,那次有多痛,拜仁球迷最清楚。这回在拜仁博物馆里,小编也看到相关内容:居然是独立一个展台,大大一面照片墙,屏幕反复播放当晚输掉决赛的一幕幕画面,还将德罗巴罚进决胜点球的一刻定格:2012年5月12日23点34分。

尼城堡的原型,也有人叫灰姑娘城堡。新天鹅堡始建于1869年.其中只有14个房间依照设计完工,其他的346个房间则因为国王在1886年逝世而未完成。前后耗时十七年的时间才建成.

咦?以中国人习惯的成王败寇史观,这段失败记忆不该一笔带过甚至干脆不提吗?怎么还大书特书铭刻下来让人参观?转念一想,大概这才叫直面历史的勇气,伤疤不怕揭,只因心中已坦然。这不,眼光一转,就看到相邻的主题展台:2013,拜仁五冠王。

在山脚可以选择步行上去,大约需要20分钟.或者也可以坐马车或坐登山公共汽车到达新天鹅堡.但是城堡内是不允许拍照片的.

图片 10历史定格在这最痛的一刻图片 11不怕揭伤疤,只因心中已坦然图片 12梅西送的礼物,是拜仁博物馆的珍贵藏品图片 13见到了克洛泽

新天鹅堡.的山脚下,有一家购物商店,我们的大巴就停在附近.商场不大,里面有不少钟表和珠宝饰品外,还有德国本地生产的家用电器和厨房用品,很多人又开始了买买买.

在德国坐“绿皮”火车 想念中国速度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在慕尼黑,看球之余,还能做点啥?小编对购物血拼买买买没兴趣,当然主要是兜里没钱。顺便提一下,在慕尼黑和大多德国城市,商业区主要集中在市中心,离开那一片再想找商场就比较难了,买东西只好去生活区超市,而大多超市周日还歇业,看来对欧洲人来说(在米兰等处也是这番光景),享受周末休闲时光,比营业挣钱更重要。

其实这里的景色十分迷人,加上近几天又下过雪.举眼向四周望去,到处都是白茫茫的冰雪世界.而一幢幢中世纪式,五彩缤纷的建筑.把阿尔卑斯山峦点缀得分外美丽,洁白的雪地就象厚厚的地毯,呈现一派迷人风光.

图片 21慕尼黑街头,MJ永远不会被忘记图片 22慕尼黑清晨大雾,可空气质量指数显示是15,不是霾,是水汽凝结的纯雾图片 23新天鹅堡,全世界都不能免俗的“同心锁”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图片 37
图片 38
图片 39
图片 40

不买东西,就去逛景点吧,小编有一天空闲,豪气万分异国独行,目标定在德国“地标”新天鹅堡。这地儿离慕尼黑120多公里,腿儿着去有点远,坐火车合适。在德国,公共交通网络极为发达,对于来慕尼黑看球,又想到新天鹅堡看看的中国球迷来说,小编下面的行程可供参考:坐地铁到慕尼黑中央车站(Munchen
Hbf),自助机买票,到福森小镇(城堡所在地)往返票56.8欧,全天各趟车次都有效。

但是,在欧洲旅游,对我来说最不习惯的是:无论在什么地方,特别是旅游景点,几乎所有的公共厕所都是要有偿使用,且收费不菲,每人0.5一1欧元.相当于人民币4-8元.着实有点贵.相比咱们中国,几乎所有的公共厕所都是免费使用,且内部干净整洁.我就是相不明白,社会福利待遇这么好的西欧国家,公共厕所实行付费使用,难道是政府负担不起吗?还是有什么更加深层次的问题?

在德国,无论地铁还是火车,没有任何安检,也没人在入口处检票,一切全凭自觉(车上会有抽查)。若真有恐怖分子,背个炸弹包上车应该全无问题。怎么说呢,各有利弊吧,在自由方便与安全之间,看你如何平衡取舍了。

图片 41

在公共交通工具中,小编格外钟爱火车。不知你发现没有,火车这玩意,最能让人互相聊起来。坐飞机,你和邻座可能一路无语,打瞌睡看电影互不干扰,有交流大概也是说“麻烦,我去下洗手间”;坐公交车,众人自顾自欣赏窗外街景;坐地铁更压抑,全板着脸看手机,给老人孩子让座都特少;只有火车,只有火车啊,拉近彼此心灵的距离,坐一起互相打量着就想说点啥,聊一路还意犹未尽。

看看新天鹅堡山脚下,公交车站旁边的公厕,门口按装了闸门,投币才能进入.有点扯远了!

图片 42自助机上买张火车票图片 43帕托看看,这是你的堂弟吗?

离这里不远处,有一座我叫不上名称的湖泊,看着许多野鸭子在尽情戏水.

这次去福森的火车上,小编对面坐个巴西人,自称是球星帕托的堂弟,怎么这么巧!聊了聊球,他是切尔西球迷,称赞中超现在发展快,吸引众多世界级球星,他堂兄帕托在中国也很开心。看他这高兴劲,我不忍心告诉他,足协明年就要上工资帽,外援好日子怕要到头啦。

在雪山倒影下,显得多么悠然自得.

在站台问路时遇到个意大利小哥,年少时住在博洛尼亚,踢中后卫,曾到某队试训满怀希望,盼着征召的电话却从未打来,就此灰心改打橄榄球,也没打出名堂,如今专注于在德国的工作和生活,别看才21岁,已经订婚了,明年就结。祝福他,他这是找到幸福真谛了。说起来,职业足球金字塔,他大概就是塔基最底下那层,虽然牺牲在半路,但却是不可或缺的土壤和地基,没有他们,塔尖上的梅西、C罗、武球王们,也立不稳啊。

图片 44
图片 45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图片 49

图片 50参观宝马总部,这玩意还能上路吗图片 51嗖的一声,到地儿了

四周银装素裹,群山连绵起伏,挺拔的松树郁郁葱葱,白色的城堡耸立在高高的山上.

再说说德国的火车。都说德国人严谨,没有晚点一说,但小编运气太好赶上情况了,原定8点53分开车,被告知因故障推迟,且不知何时能修好赶来,只得临时改坐9点52分另一趟。120多公里,红色双层火车开了两个多小时,时速50、60公里,在中国这速度大概相当于“绿皮车”。

这一切的一切就好象是一幅幅美丽的山水笔墨画.

回程时又遇火车晚点,带着赶时间的心情坐在慢慢悠悠的车厢内煎熬,不禁对中国高铁的神速思念满怀。对朋友说起这趟德国火车之旅,朋友说,120公里?不就北京到天津跑一趟吗,半小时还到不了?说起来,德国高铁其实也很厉害,但覆盖率不如中国,很多地区的业务要由慢车承载。在某些方面,中国速度确实位列前茅。

图片 52
图片 53
图片 54
图片 55
图片 56
图片 57
图片 58
图片 59

图片 60华为这广告“辱德”吗?

小贴士:交通信息:

再比如在德国,手机网络多只有3G信号,4G服务?部分大城市才有,计划到2020年才在全德国铺开。小编穿行慕尼黑郊区,手机网络信号时断时续,在O2、Vodafone等运营商间不停切换,还一个比一个慢,确实不如国内流畅。

如果是从慕尼黑去的话可以在中央车站购买拜仁周票一日票(BayernTicket),当日有效,一个人是23欧元,5人票28欧元,可以在拜仁州

前一阵中国华为公司在柏林泰戈尔机场做广告:“在柏林,未来什么会更普及:是5G还是狗屎?”对此,德国网友倒没觉得华为“辱德”,反倒一本正经讨论起广告指出的问题:柏林街头狗屎多的情况正在改善,不过德国目前手机网络信号就是差啊,华为该把这广告贴到市政府去!

乘坐所有公交线路包括火车,也可以购买一直都有效的来回车票,

慕尼黑:希特勒、“爱国”和那条小巷

要45.7欧元。建议购买拜仁票,然后火车来回和从火车站去天鹅堡的公交都可以乘坐而无需再购买,素不相识的人也可以共用一张车票。富森火

看欧冠当天,有半日市区参观,酷爱文史的小编串起了一条史迹主线。自1158年建城(中国南宋时期),慕尼黑留下过不少大人物的足迹。路德维希一世、二世这爷孙俩,奠定了具有艺术气息的巴伐利亚城市风格,还修建了传世杰作新天鹅堡;1900年,一个叫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的俄国革命青年,和情妇一道流亡到慕尼黑,爱上了这里的啤酒,还从此敲定了日后的笔名与常用名:列宁;而慕尼黑最不愿提起却又无法回避的,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灾难之一:纳粹。

车站去天鹅堡可以坐78路或73路,也可以打车,10欧元,如果人数在4人的话可以打车。

图片 611914年,25岁希特勒的绘画作品,右下角是他的缩写签名图片 62对比小编的照片看,希特勒画画是“写实派”

图片 63
图片 64

1914年8月,慕尼黑统帅堂,在庆祝德皇对法宣战的人群中,一个25岁的奥地利青年探头探脑,他叫阿道夫-希特勒。这位梦想成为画家、却被维也纳美院两度拒绝的失业青年,跑到慕尼黑来混日子,在这里,他开始了攀向权力顶峰之路:从参军入伍、一战中差点被芥子毒气熏瞎眼睛的小兵,到凭借超凡演说能力成为纳粹党魁,再到上位总理进而出任元首,希特勒用了19年,从一个街头混混,变为德国最高统治者,并把灾难带给了欧洲和世界。

.

对了,中国网络上流传的元首段子,也该做个辟谣了—希特勒受过中国人恩惠,对中国人有好感,想和中国分治天下?得了吧,纳粹德国的对华政策一向摇摆不定,初期援助蒋介石是怕他倒向苏联,后来元首还是和军国日本穿起了一条裤子。至于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提及中国人的唯一一处,则充满了贬损与不屑:“一个黑鬼或中国人,就因为学了德语,就把他认同为日耳曼人,还给他选票,这是极端荒谬的。”……

图片 651914年8月,失业青年希特勒在人群中探头探脑图片 66就是这里,同一个角度图片 67统帅堂,后来成为纳粹的圣地图片 68今日统帅堂图片 69当年签署《慕尼黑协定》之地,如今是音乐与戏剧大学

历史就是如此诡异,这位如今在德国成为敏感词的大毒裁者,当初却是民选上台的,是德国人民自己选择了希特勒和纳粹。有人说,如果希特勒在1939年进攻波兰之前死去,他将稳居德意志历史伟人榜前三。是啊,1933年掌权后,希特勒和纳粹奇迹般振兴了经济,让面包和牛奶重回德国人的餐桌;撕碎凡尔赛“卖国”条约,吞并奥地利和苏台德区,又吃下整个捷克斯洛伐克,将德国领土面积扩大了57%!在纳粹时代,整个德国陷入到极端民族主义狂热,“爱国(第三帝国)、爱元首”,成为套向人民脖颈的义务和枷锁,这是唯一的政治正确,没有人能对此说不。迈克尔-博利在《第三帝国》(The
Third
Reich)一书中,曾对当时的恐怖氛围做出经典描写,那是一名党卫军军官对妻子平静而冷酷的威胁:“女士,当我谈论第三帝国时,你却在摇头,这个动作会给你带来麻烦。”

手握不受束缚绝对权力的元首,难免内心贪欲膨胀,而被极端民族主义烧坏的国民大脑,已失去反思和退出的能力。灾难终于降临,跟随希特勒走入二战的德国,最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包括慕尼黑在内的大多城市成为废墟,国土一分为二纳入盟国管制,人民甚至为身为德国人感到耻辱……

图片 70元首说:不必思考,和我一起激情澎湃图片 71被洗了脑的人民图片 72权力,必须关进笼中

走在今日安静的慕尼黑国王广场,你很难想象这里曾是纳粹拥趸山呼海啸的圣地,昔日纳粹总部的几栋建筑,如今别有用途:签订《慕尼黑协定》的总部大楼,现在是慕尼黑音乐与戏剧学院,另一座旧址上则建起了“纳粹历史档案馆”,供今人了解、追问、反思这段历史。

在馆内,小编在一副照片前久久驻足,那是集中营里的两个犹太小女孩,她们清澈无辜的眼睛望向镜头,嘴角挂着天真的笑,这也许是她们在人世间最后的定格,就像电影《辛德勒名单》中的那一袭红衣,再见她时,已零落尘泥。

图片 73零落红尘碾作泥图片 74自由之巷

漫步走回统帅堂,踱向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它叫“Druckebergergasse”,是德国人今天都会为之自豪的巷子。纳粹统治期间出台法令,任何从统帅堂前经过的人,都要举臂行纳粹礼。可是,在第三帝国的这场“爱国”狂欢中,却仍有少数人,倔强的维护着最后一点自由和尊严,为了不行纳粹礼,他们宁可绕路从位于统帅堂背后的这条巷子经过……

当天在慕尼黑的细雨中,巷子里地面湿滑,闪烁出莹莹微光。凝神细看,你仿佛能看到那些低头默默穿行的身影,八十年前他们的默不作声,如今却穿透了历史时空,依然在巷内回荡,听来振聋发聩……

(体育小编 L)

相关文章